黑客松作為黑客的通過儀式

hackath27n_large

車駛入中研院時,珠串般細細的小雨又飄了下來。典型的南港印象。

在這個週末將醒未醒的早晨裡,近百位黑客再度匯集在台北盆地的邊緣,手捧著筆電,準備開始一整日的 hacking。這是第 27 次零時政府 g0v 黑客松

Continue reading “黑客松作為黑客的通過儀式”

Advertisements

#CivicTechFest 下台一鞠躬

年初開始,我的臉書再也跳不出田野前朋友的動態了。

三月開始,我不再讀書走劇場追影集。

七月開始,我醒著的時候都在回信。

九月,瘋狂的九月,我染上了彷彿不會復元的咳,迎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公民黑客,面對指著鼻子的爭議,心裡覺得這一切應該要崩毀。卻轉過身來,發現同伴們都在。同溫層裡總是很溫暖,但也很忙。

Continue reading “#CivicTechFest 下台一鞠躬”

走進廚房裡的人類學家


OGR 終於上線了!!
http://opengovreport.ocf.tw/#tab-0

正如同所有的作品一樣,這份報告集結心血,度過漫長的掙扎,也不乏爭議、來回、各種高高低低。過程中,朋友拍拍肩「這些都會過去,文字會留下來」。是阿,三五年過去了,我們還會如今日這般攻防著開放政府這面旗嗎?那些留下來的文字將會見證著什樣的未來,又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呢?在它出版上線後,這些未來已不再是我能掌握的了。

Continue reading “走進廚房裡的人類學家”

快記

是田野,也是心情的快記:

  • 在分散式的協作中,規則與默契的建立變得至關重要
  • 默契隨著人、場景、情緒,是晴是雨的變幻著。但那底層支撐著的,可以被稱為文化嗎?
  • 雖然想打破結構,但在凡夫俗子的我們心中,聲音的份量仍然是被默認的
  • 社群式的協作遇到了傳統的組織運作,需要的不只是思維轉換,更是轉譯者柔軟的推拉
  • 任何人都可以宣稱 g0v,但一旦宣稱了,便是宣稱某些默契和原則,這個擔子是重中之重
  • 在社群的文化下,因為結構被打散,「人」的因素反而被放大了
  • 但這些人,才是可愛的地方
  • 最後其實是你就是我,是我就是你,劃線是最蠢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