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慢的交會

我們緩慢的交會。因為中間有太多障礙和距離。
所以小心翼翼地,帶著微笑和稍稍蹙起的眉,
聆聽著、分享著、誤解著。
即使我企圖優雅,
仍忍不住手腳笨拙地翻過大石,只希望挪出一絲空隙,
再更親近一點。
然後,雖然顯得傻,仍然駐足了。

戲終人散

我總是在做夢
戲終人散大夢初醒 三三兩兩的人群 此起彼落的招呼聲
在這片黑色的小宇宙裡 這個人跟那個人 總好像略識著給了一個熱情
只有我
閒散地逛坐在華山草皮旁
雲層很厚 早幾日下過的雨讓初夏夜晚還是輕浮的
我像是遊魂般 孤伶伶的啃著麵包
一直在通訊錄裡游移我的手指
這個晚上 我好想說話
但是我能說話的對象 都不是孤伶伶的

Continue reading “戲終人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