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cupy

“I think they got it wrong. We’ve been occupied for years. This occupation is de-occupation.”

Michael Taussig Occupy: Three Inquiries in Disobedience

Advertisements

憂鬱的熱帶

我是這些掃除原始森林的人的老前輩。我會不會是唯一的除了一把灰燼以外什麼也沒回來的人呢?我會不會是替逃避主義根本不可能這件事實做見證的唯一的聲音呢?像神話中的印第安人那樣,我走到地球允許我走的最遠處,當我抵達大地的盡頭時,我詢問那裡的人、看見那裡的動物和其他東西,所得到的卻是同樣的失望:「他筆直的立著,痛苦的哭泣、祈禱、嚎叫。但是還是聽不到什麼神祕的聲音。他睡覺的時候,也並沒有被帶往有各種神祕動物的廟堂裡去。他已完全明白確定:沒有任何人會賦予他任何力量、權力……」

李維史陀《憂鬱的熱帶》

SKIP-迴轉

我終於讀完了時之三部曲。第一回,SKIP-快轉,卻是最後一本讀。

說是終於,其實只有三天的時間,從我再次考完GRE,發現自己視力衰退那刻起,我忍不住手指想要觸摸紙張的慾望,把它從架上拿了下來。
於是,白天沒心情寫稿,幾個晚上卻讀著讀著讀到了三點鐘。

但是心情非常雀躍。每次讀北村薰的小說,心情都是這般溫暖與雀躍。

Continue reading “SKIP-迴轉”

愛症患者

“只在雨天出現這感覺很奇特,像個濕搭搭的幽靈找尋宿主。
只要下了雨,他就被一股濕氣逼著上街來,絕望的問,
一再地問,「小姐,妳有沒有男朋友?」
雨聲滴滴答答,過往的車嘩嘩然,整個世界泡在無奈裡,
人海茫茫,誰的傘也擋不了誰,誰的話也敲不醒誰。
到處都是寂寞的人。
後來,雨天我就不去郵局了。”

~ 柯裕棻《甜美的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