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城

風大。每每從高鐵站出來時,總是狂風一陣亂掃,
讓人想起童話裡,太陽和北風比賽打賭的故事。
新竹是這樣,進來這城,衣領不由自主地拉起,
抖擻滿地的疙瘩。總是北風。
翻山越嶺的侵襲過來。讓人即使擋,也無力。

Continue reading “風城”

Advertisements

關於離開這堂課

昏沉沉的下午。
我以飛快的速度離職、搬家、行李歸位,
好像記憶剪斷了某些流程直接銜上台北的悶溼,
始終頭很暈,大概是因為昨晚跟著兩個台北殺下來的傢伙,瞎混到半夜的緣故。
暈眩的大腦一直在製造幻象並且分泌情感,
使得過去的九個月的故事重疊著英國的回憶,
最後都停留在拖拉著沉重的行李返家的路上。

Continue reading “關於離開這堂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