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溝村

阿龜微氣候天眼通 (以下簡稱阿龜) 是這幾期 g0v grant 裡我最喜歡的專案。原因很多,但最關鍵的,還是阿龜和土地的連結,如此具體而有溫度,真真實實的。

農業是都市長大的我十分陌生的領域,我從來只是懷抱著崇敬的感覺遠望著,沒想到會有阿龜這樣的專案,讓我和農業有了微妙的連結。

阿龜的計畫很龐大,從做微氣候感測器、到資料收集分析、農民使用的記錄 app 等等。他們試圖以資料為基礎、秉著開源自造的精神,打造科技工具協助小農們更瞭解作物的狀況與微型環境的關係,從而做下最好的判斷/策略。

初認識這個專案滿心的疑惑,有那麼點太科技天方夜譚的感覺。農民真的需要用「資料」來耕作嗎?農民對環境、氣候的身體感與田野經驗會不會比起任何資料更值得參考呢?這會不會又是一個目標很宏大,最後卻只能停留在工具層面,難以發揮實質影響力的例子?

參加了幾次阿龜的活動,始終覺得透過聽講座、黑客松來認識這個專案少了些什麼。趁著宗祺回台灣,我終於找到機會到了宜蘭深溝村踩點。

深溝村說來也是個深藏不露的地方,初識正如台灣的鄉村印象,車開著的是田與田之間的小道。道路不忙。土狗很多。

但這裡可是返鄉新/青農的大本營!從賴青松棄法從農開始,漸漸地有了倆佰甲的新農協作基地,然後是以書換菜的小間書菜,和出了爆紅的「第一種菜就失敗」的田文社,以及社群比較熟悉的 Open Hack Farm 等等,深溝村自成一格,成為了青年們從都市生活退役後回到土地懷抱的最佳選擇。

我們在週日下午抵達宜蘭,先拜訪了小間書菜換了一袋芋頭、買了包秈十白米。隔天約了幸延請他帶我們晃晃深溝。

前一天在阿龜講堂上看到的幸延,第二天出現在我們眼前時已經是農夫幸延了。但這個幸延好不一樣阿,我偷偷地跟宗祺說。平常在台北見他總是靦腆,今天他卻是侃侃而談。他和餐廳老闆細數食材來源,講著自己種田的心得,像是如何利用原本農地上的碳資材 (就我粗淺的理解野草們就是很好的碳資材) 養土地,滅少運送過程裡的碳排放,並觀察土地的狀態來安排種植的作物。幸延認真的介紹農業相關的知識,說得我似懂非懂,決定直接到田裡走走。

好久沒有踏上泥土地了。幸延左跳右跳毫無阻礙地走在田上,我們卻完全都市俗地不知怎麼落腳。「所以哪裡能踩哪裡不能呢?」「你現在站的地方不能踩」XDDD

只見幸延邊介紹邊抓起了一把土,四周不知名的白色小生命往旁邊流竄「看,像這樣鬆鬆的就是可以了」,黑色的,鬆軟的,孕育生命的肥沃土壤。(這種時候如果承認我怕蟲就真的太台北俗了!)

還剛好遇見了小間書菜的老闆,正在種菜苗。稍微壟起的黑色土壤上,鋪著一層已將白米碾出的金黃色稻殼。「稻殼也是很好的碳資材」幸延解釋。小間書菜的老闆一邊和我們打招呼,一邊按一定間距地栽下一株小小的菜苗,我問這是什麼呢?阿原來是台灣超甜超好吃的高麗菜,「會長這麼大」他雙手比畫著,「所以要留空間給它們長大」。不知為何,覺得這句話好有哲理!

除了感受土地,我們也跑到小間書菜旁的 Open Hack Farm,跟管這裡的老大小喵拜碼頭。Open Hack Farm 很有趣,完全就是一個實驗農場的概念,面積不大的範圍裡,機器軌道與香菜、攀藤植物共存,用簡單的鐵片、塑膠瓦圍著,在這裡,黑客幸延進行著他的自造者實驗計畫。

短短的深溝之旅,看見台灣這塊土地的可愛,想起也駐鄉的友人,他們說話時,都和幸延一樣,眼睛裡閃著充滿信念的光芒。這個眼神我一點也不陌生,每回走進阿龜,都能遇見非常多雙這樣明亮的眼睛。

(慢慢地,出清田野裡的小故事)

Advertisements

1 thought on “深溝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