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icTechFest 下台一鞠躬

年初開始,我的臉書再也跳不出田野前朋友的動態了。

三月開始,我不再讀書走劇場追影集。

七月開始,我醒著的時候都在回信。

九月,瘋狂的九月,我染上了彷彿不會復元的咳,迎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公民黑客,面對指著鼻子的爭議,心裡覺得這一切應該要崩毀。卻轉過身來,發現同伴們都在。同溫層裡總是很溫暖,但也很忙。

#CivicTechFest 是 OCF 國際交流組的野心之作。真的是野心。去年底看著它從企劃書裡的幾行文字,先是在內部會議裡被質疑可行性,到不知怎麼的串連上遠在英國的 TICTeC (The Impacts of Civic Technology Conference),最後還勾搭經濟部主辦的 WCIT 大會。每次跟著開會,保守如我心裡都想著「不要吧」、「不會吧」、「你們不是認真的吧」。但我在 OCF intl 短短一年多的經驗告訴我,只要 cl 起了頭,這坑就會莫名的像黑洞般長大,等著填坑獸如我們以滾雪球般的姿態華麗 (?) 入坑。我原本是堅守著兼職只踩半隻腳進去,哪想得到坑裡一個個水鬼般,連哄帶騙地拉了我填了議程這個坑。親身體會村長的推坑術,才知道原來 g0v 會聚來這麼多腦波弱的填坑獸,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陪著 OCF 征戰國內外大小研討會,我早就見識到台灣社群辦活動的能耐。倒不是說我們很會華麗演出、裝飾場面。台灣的亮點是用極貧瘠,缺乏國際奧援的資源,努力打造平等多元的互動和賓至如歸的人情味。而背後,是滿滿對於身為台灣人的不安與驕傲交雜而成的矛盾。

#CivicTechFest 因為被號稱資訊界的奧林匹亞 WCIT 大會給綁架了 (I mean it),因此被賦予找外國人與會的任務,很畸形的長成了以外國人為主體、英文為軸心的的國際研討會。

在議程的安排上,我們發瘋似地努力尋找不同性別、區域的講者,不斷在計算組成的平衡。連在做議程手冊時,都強調排版的順序不該是一群白人男性優先。同時,將 TICTeC 帶來亞洲,推翻以歐美為主體的脈絡。在第一版議程草稿出來後,我們決定增加了 Struggling Democracy: How Can Civic Tech Fight Against Openwashing? 作為閉幕場,讓公民科技的討論不再只是秀好棒棒、打高空,更回到地方政治、區域關係的脈絡裡思考。來自泰國、馬來西亞、巴基斯坦、日本、台灣的五位講者,討論實踐過程中的掙扎跟反省。會眾也不是省油的燈,步步進逼地問:公民科技要如何不成為政府的打手?

來自菲律賓、馬來西亞的參與者積極程度令人印象深刻;NOYDA 的青年領袖們,提出的問題都是深刻而極具挑戰;日本人雖然在語言上比較弱勢,但出席了整週大小活動 (連全中文給 NGO 的工作坊都來了!),回國還寫了很多分享文,堪稱最用心;從伊朗來了兩個靦腆的小伙子,總是坐在前排,聚精會神的程度絕是全場之冠。還有很多有趣的參與者,可惜當工作人員,我只有跑上跑下,很難跟大家深入交流。

整場活動裡我最喜歡的,還是第二天下午 Unconference。我們把會議室裡講者(上)-聽眾(下)的空間關係打散,每個房間圍出了兩個圈。由會眾們前一天提案的講題,各自展開一個小時的討論。Unconference 不同於正式議程總是少數人說眾人聽。在 Unconference 裡,每個人都是分享者,也是聆聽者,提案人不過是討論的 facilitator 而已。我雖然在顧場,無法加入任何一個圈,但從旁邊觀察著,也感受到討論的熱烈氣氛。有一組特別有趣,因為提案人記錯時間沒有出現,圈裡卻已經聚來七八個對主題有興趣的人。他們也不尷尬,自然而然地就這個題目開始對話起來。

我們在前一天的議程裡,依 g0v 的慣例,用 hackfoldr + HackMD 匯整共筆,並且投影英文速記。這個方法大受好評,第二天 Unconference 紛紛有人自己開筆記。讓協作共筆的習慣,從台灣擴散,最後漂洋過海到了世界各地。

  • Asia: 94 人
  • Europe: 28 人
  • North America: 24 人
  • Latin America: 6 人
  • Africa: 8 人
  • Taiwan: 109 人
  • Male : Female = 60% : 40%

這三天裡,我除了扮演議程組外,也是講者 (自肥?)。我們那場議程意外地跟 au + Stephen King 的對話並列為最受歡迎的場次!其間的大功臣當然是婷宇分享她對 g0v 的研究,引發無數笑聲跟省思。從會後問卷和過程中的閒談看來,國際參與者對台灣公民科技充滿好奇。在這個領域上,我們不但做出亮眼的成果,並且拜數位政委四處推廣所賜 (這不是酸言酸語唷),在國際間打響名號。即使是失敗的經驗與眉角,都成為公民科技這個新到不行的領域裡,重要的 lesson learned。我想就內舉不避親的說,我們的《開放政府觀察報告》正扮演著 lesson learned 的角色吧!

為了避免 au 或是 cl 壟斷台灣公民科技在國際間的發言權 (XD),這次的議程投稿,我也試圖去戳很多人來講,像是書漾講 PO、沃草的議題實驗室、小班談 g0v grant 等等。很可惜透明足跡跟 Blulu 最後沒推坑成功,推坑功力不夠 QAQ 不過這故事同時也教會我,推坑不是 “中性” 的,推坑者跟被推者的關係好不好,與推坑結果成正相關。去掉了組織、位置、規則的去中心化連結,人與人的關係有時候反而被放得更大 (well, 我還是有在做田野的)。

不諱言,和 WCIT 裡綑綁在一起的 TICTeC@Taipei,先天就是個體質不良的孩子。因為外國人 KPI、票價限制、場地條件、週間活動等因素,我們無法對國內參與者打開大門,只能最後一秒偷偷摸摸邀請,也就限制了活動的開放性。語言的設定,也對參與者設下極高門檻。在註冊的一百多位台灣人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三天都參與了?對社群來說,這場活動又代表什麼?

跟著 OCF 辦 #CivicTechFest 常常有種不知道是在社群內,還是在社群外的異樣感。私下問了伙伴,才驚覺在這裡填坑的大家,都不敢稱自己是社群的參與者,對於成為 g0v 的一份子,充滿了焦慮與不安。這份情緒的根源在哪裡?為什麼強調開放,且又無所不用其極地實踐包容與跨界連結的 g0v,卻帶來這樣的焦慮呢?直到今天,我都還在試圖理解每個人心中,那條抽象又模糊的界線。

我可能比較自大,至少,在那一週的最後一天,當我走進五週年大松心裡滿滿的眼淚時,我想我的確是回家了。我可以屬於這裡。

在我心裡的家,是有你們的。正如某個 hackpad 上說的,g0v 不是個組織,而是個平台。在這個平台上,我和來自不同圈圈的伙伴們串連起來,共同成就了這個坑,把先天失調的 #CivicTechFest 辦得如此精采。對此,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是很驕傲的。

好的。下台一鞠躬。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CivicTechFest 下台一鞠躬”

  1. 謝謝 Mg — 10/12 晚上在文官學院演講,正遇到公務同仁拿著《報告》,討論如何增進「Digital Power」(數位量能)!前一步的 lesson learned 也是大家下一步的 lesson to learn~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