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裡的年

在趕寫報告裡,年就過了。
今年特別沒有年味阿,我說。
漸漸妳就會習慣沒有年味的美國了,他說。

迎合沒有節氣的年節,冬日裡,難得有幾日回暖的好日子,
圍籬外那株行道樹忽然就開起了白色的小花,
一夜過去,落了滿地眼淚。
第二天依舊挺拔地面對加州溫暖的朝陽。

花開花落,來來去去也只是一瞬,
成為留學生活著最寫實的一幕。

冬天以來,心裡總像是慢性中毒,
手腳冰冷,循環極差,
於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一直淤結著。
感覺有一個巨大的力在身體裡聚累著,所有能量都被吸乾抹淨,
它排斥著我的原型,吵著要生成它自已的樣子。

我早也不是我的原型了。
或者我自始便沒有原型。
於是,此刻的我,隔著時差看著回憶裡訴諸的形影,
年就不知不覺地過了。
不知不覺地,又生成了另一個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