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一滴消逝的風景

 0188214114

 

在外面悠晃了好幾個年頭,偶爾踏進來,樂生都在一點一點凋零。

房舍拆了、裂了,圍籬建了、隔了,來來去去電動椅上的身影少了,狗吠聲沒了,花花草草也褪去顏色。唯一不變的是,亂步走在樂生裡,阿伯還是會叫妳坐下來喝茶,阿姨會拿冰棒給打掃的我們吃,阿公迎面問著呷飽末。呷飽,屬於台灣人最真切的關懷。

回到樂生,靜靜地坐在山坡上,水溝旁,一眼望遍台北盆地的樹蔭下,一片一片巧拼清洗著。新莊機廠施工的電動馬達聲,隨著中正路上的喧囂飄進舊樂生裡,熟悉的土地上,有著陌生而無法言喻,極其慢性,深入骨髓裡侵蝕的恐懼。恐懼什麼呢?恐懼機械,恐懼走山,恐懼人們的凋零,恐懼即使大喊了10多年,仍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噪音,淹沒在馬達聲裡。

而後,不知道是院民或是訪客,穿著整齊的襯衫西裝褲,從皮箱裡拿出一把蕯克斯風,在傍晚仍有些躁熱的微風中,輕輕的吹了起來。風吹過他的樂音,吹去了機廠、馬路的紛擾,於是我們都安靜了。

 

018821414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