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機室

又坐在機場了

溫度調節著 時間撥轉著
不分寒暑晴雨的機場
大片的落地窗 隔著 真實和真實
只有一個人坐在候機室
才會短暫的清醒 知道落地窗外的真實 其實並不真實

太多人 太擁擠
陽光很溫柔 只能隔著朦朧的距離想念眼前正在上演的一切
我想鼓勵自己做的好
但其實誰也沒法在此刻評價
可能永遠無法評價
不管經歷了什麼快樂悲傷 興奮落寞
最後都轉回 候機室裡
故事和故事中間最接近本質的空白

所以 逃走了 是我拿手的一招
在故事和故事的中間
我想長長的睡一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