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odiment

在還沒有真正踏入屬於自己田野前,
總是會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做為一個人類學家。
看過很多民族誌,聽過無數個田野故事,也參與過不少為期不長的田野調查,
仍舊抵不住想著,這是田野嗎?
是那個馬凌諾斯基既愛且恨的田野嗎?
是那個不但有著朋友,同時也建立敵人的田野嗎?
什麼樣的方法、過程、故事,才是田野呢?

Continue reading “Em-bodi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