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



結束了呢。

和同事/前同事的聚會最後還是取消了。
晚上七點半開著車在市民大道上一路往西,最後一次聽著萬芳的廣播,
每一首曲子聽著都格外憂鬱,
這才終於有了切切實實,離開的感覺。

至今我仍然記得接到電話時的興奮感。
在新竹租來五坪不到的小套房裡,
近晚上十點,隔天一早還有週會要開,
製作人忽然就來電了。
我太興奮了以致於除了錄取聽不進其它話語,
掛掉之後仍止不住在床上又跳又叫,
撥著電話騷擾著身邊的好朋友、家人,
就是要讓全世界都知道我有多爽多高興。
哇!冒險王耶!
光是這個名字就足夠拿來說上一輩子了。
這樣純粹而不摻雜質的開心,
在大溪地返台踏出桃園機場的那一刻再次冒出,
微笑揚起的嘴角和最初炸裂的笑容連結了起來。
很滿足、很滿足的想,
真好,能這樣不帶遺憾完成這段故事,真是太好了。

在電視台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
快樂也短暫,痛苦也短暫。
還沒深刻地感受什麼,已經成為回憶,
匆忙地推著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被外景截得一段一段的人生,
是這麼紥實著焦躁和興奮,不斷地闖關下去。
從砂勞越雨林裡發著燒走上八點八公里的冒險;
一路走向了克羅埃西亞寧靜的地中海;
在智利的沙漠中讚嘆大地、在冰川前感動到不能自己;
然後擠進了菲律賓充滿氣味與色彩的市集;
學習斯里蘭卡哲學裡,關於自在的慢步調;
凍在東京藍天下的冬日雪景;
而後望著大溪地湛藍、碧綠變幻不斷的潟湖。

說真的,雖然製作節目是目的,
我卻只是一心的想飛遠一點,再遠一點,愈遠愈好。
因為從沒有人,即使我自己,也未曾想過我會參與在其中,
所以,才更要珍惜。

電視裡的人事物一瞬間成了伸手可及的現實。
看著回憶中的旅行、和同伴的嬉笑遊戲、汗淚交雜的經歷,
甚至看著自己出現在小小的黑盒子裡,
都經不住暈眩。
請千萬不要懷疑,電視裡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們真正的旅程,走得比這個還廣、還遠,
太豐富、混亂、真實、失去重新表述的可能性,
以致於我們只能帶回片斷的三言兩語,
或是不斷的重新說一個替代的故事,
以證明我們真的曾經抵達。

我很幸運。
在被說得又複雜又恐怖的媒體圈中,遇到了最樸實的一群人。

接著,我又要走回書呆子的世界裡,
希望你們不介意(但就算介意又能如何),
我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說著我們的故事,
在我們的旅行裡加油添醋,說得口沫橫飛,
讓我到處炫耀,四處張揚,
告訴別人我們的旅行。
因為我走到哪裡,都會覺得這讓我很驕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