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 慢。步調

3022729_kdhe5un_l

九月底的斯里蘭卡

喔,這裡沒有初秋的楓紅、落葉、寂寥,
只有下雨與不下雨,陰天或大太陽。
我們在的每一天都是豔陽高照汗如雨下曬掉半條命的好日子。

出發以前,斯里蘭卡像是打在一起的連漪,總是別人的影子糊在一團,
是佛教的國度,卻不是台灣那種宮宮廟廟;
不是印度,卻難在膚色穿著上辨別;
老英式的語言和喝不停的茶。還有呢?
我對它想像缺乏,已經疲乏的工作心態想著大概又是另一種南洋,
有爬不完的椰子樹、拍不完的海鮮、沙灘、小販和市場。
我匆促的從地中海轉戰印度洋,所有行程沒還set好,
就已經起程了,這樣的旅行怎麼可能愉快?

但愉快一直都不是我旅行的目的。
踏上斯里蘭卡後,我漸漸發現這是一趟學習慢的旅程。
首先是我們的導遊。一位可以說台灣國語的斯里蘭卡女孩,
用她從小在英國所受的貴族禮儀,有條不紊的調動每日行程。
我心裡熱鍋螞蟻亂爬也沒用,所有丟出的疑問,她都會有禮貌說聲沒問題。
別擔心別著急,別用我的焦慮騷擾她,
只要時間一到,我要的東西自然會出現。
屢試不爽,一整個很罩,也很讓人精神崩潰。

然後是政府單位,
每份文件都得走上十天半個月,拉哩拉雜數不完的程序和部門,
光是領個記者證,我們就花了大半天空轉在公家單位和可倫坡的車陣裡。
這簡直是活該,因為這是個講究人情、關係的國家,
只是我這個外國笨蛋才會乖乖走官方程序。
新合作的導演更是慢火烹飪的藝術家類型。

簡而言之,頭三四天簡直是生不如死。
拍攝最講求時間效率,最怕拍不完,拍不夠,拍了半天剪沒幾分鐘,
拍太晚大家餓肚子又要向我發脾氣。
擔心開天窗的壓力還是讓我連拉了幾天肚子。
就別說享受旅行了。

直到我們抵達Anuradhapura,斯里蘭卡的舊都,更是宗教上的首都。
Anuradhapura像荒原,四周都靜,只有紅的白的佛塔,
彷彿太初時就坐落在那裡一樣,襯著過份藍的天,等待著人們的瞻望。
偶爾也會撞進一座池,池上蓮花輕巧的綻放,
人們清晨採花,黃昏時一身白衣捧著那朵快燃盡的生命獻給佛祖。

有人跟我說,獻一朵花、點一盞燈,讓生命事物的短暫點醒人們。
這是佛教所謂的空。生滅自是流轉。
我也獻上了一朵純白的花,對著神聖的菩提樹,點綴我一路流轉到這裡的人生。

我們遇見了守塔的大法師。
他一身黝黑,身穿著橘褐色的法袍,露出斯里蘭卡最典型的白牙,微笑著。
我們問候彼此Ayubowan祝你長壽,
一口喝下不加糖的錫蘭紅茶,再咬一口棕櫚糖,
醇和甜在口中緩慢交會,像是他小院子裡灑著光影的小池糖,
自成一格的小天堂。

3022723_tdr566w_l

臨走前,法師在我們手上綁了一條祝福的白繩,一路跟著我們拍攝。
每當我又急慌了,我就會看著手上的白繩,
想念著那杯不加糖的紅茶和極甜的棕櫚糖。
斯里蘭卡有它獨有的慢。步調。
那不是懶散、悠閒,
那是一種看透了的自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