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 世界的盡頭

我真的旅行到世界的盡頭了。

巴塔哥尼的強風,以時速百公里吹得我天眩地轉,
金色原野像浪般一波一波湧過來,有層次的白貼滿天際藍,
雲朵朵分明,連陰影都清晰的映在大地上。
從這裡,往前往後,天地間只有我們。

這塊金黃色的大地被巴塔哥尼人稱為BAMPA: land of nothing,荒蕪之地,
卻因為荒蕪,留下了這塊土地最原始的樣貌,
偶爾純白的羊群點綴出一點生機,也僅此而已。
從荒蕪裡,生出的卻是盡頭的遼闊。

我想像不出比這更好的盡頭意象了,
在你以為終止的地方,卻開展出寬廣的原野,
轉化一切的有成為無。
如果還剩下什麼,只有巴塔哥尼的強風,
刺骨地寒入旅人的心裡,才點醒了所謂的存在。

我持續的在世界盡頭感冒中。
慘烈的外景,一關一關的大魔王,高高低低的氛圍,
都快把我吞沒。
卻冷不防的,闖了一片震攝人心的景色,
現實和荒涼的居然能夠並行不悖,
這世界真的很奇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