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勞越] 拜訪伊班族

1158927_pv9r2h6_l

拜訪伊班族的長屋令我無比興奮!
我們從拉讓江的中游一路飛駛進Kapit,
準備一探東南亞研究裡多麼重要的課題:House Society,
去看看長屋的女人怎麼蘊孕並轉化生命;
長屋的男人如何把勇敢的故事轉化為身體圖騰。

那座我們原本預計拜訪的長屋倚在山壁上,
小溪靜靜地從它腳下流過。
向左右延展開來的屋翼不夠空間長大了,
於是一層一層又向下成長。

我和導遊先大家一步探路,一眼就喜歡上這座長屋的靜謐。
不料,卻在此碰了一鼻子灰。
屋長下到Kapit鎮了,
沒有他的同意,長屋不願讓我們拍攝。
終於看到屋長後,又得知屋裡剛有人過世,
一切的玩樂、慶祝、歌舞都被禁止,
外人甚至不能進入長屋的社會範圍。
伊班族司機載著我們越過了警戒線後,
恐懼的模樣,讓大家都嚴肅了起來,匆匆離開現場。

死亡破壞了長屋原有的社會/生命平衡,
使得葬禮期間成為長屋脆弱的時刻,
這時,外來者的存在變得極為敏感。
長屋是一個社會有機體,吞吐著自我的生命,
居民由生至死都需要透過一套縝密的儀式成為長屋的一部份,
而儀式期間,也是長屋自我再繁衍的關鍵。
尊重長屋的傳統與禁忌,我們只好尋訪另一座長屋。

第二座長屋早已習慣觀光客的到訪,
不但早有「對付」外來客的一套,
更一把搶去了主導權。
對拍攝團隊來說,這真是個難熬的下午,
導演沒辦法盡情拍攝想要的畫面,
原有的故事結構都被長屋屋長的主導態度給扭轉節奏,
被推上來能說英文的受訪者無法深入說明自己的文化,
卻是惟一的詮釋者。
大家都拍得不快樂、不盡興。

對於人類學家來說,這卻是充滿意義的一課。
先碰上了長屋的死亡禁忌。
在這裡,又深刻體驗伊班人強悍的個性,
以及對文化詮釋權的強硬態度。
諸如我們這般的外來者曾經是如何霸道地要求他們赤裸裸地被檢視,
而後又粗魯地定義、註解它們,
在這個下午,他們以自己的方式反抗著攝影機,
和攝影機所代表的外界的目光。

但弔詭的是,在他們強勢主導下所呈現的,
竟也是那過去被定義的文化。
一場可笑的歌舞表演,一群似笑非笑的演出者,
還有一局you pay, I perform的交易。
這就是所有真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