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往後,並沒有什麼被改變。

我分了三次才把錄取給拒絕。

在小鎮悠哉的早晨。確認鍵的時間前後,似乎連雲都沒有移動,
是靜謐的,我應該如此思考吧。

卻總是忽然之間巨大而無所依的空洞襲來,
在對話的空隙裡。接下來我要為何而活,又為誰而活呢?
我會不會不捨。
一種氛圍、一個頭銜、一些將來而我轉過頭的挑戰,
卻又很害怕有一天我開始享受了,
享受這種氛圍,享受這個頭銜,享受這些挑戰與地位。
害怕成就感有一天變成了理所當然的驕傲。
所謂本質上的我應該是什麼樣的形狀?

我準備好離開這個小鎮了。
今天清晨最後一個夢卻是夢到人類學系的大家還有學長姐們,
夢的場景不是某個回憶的時刻,
而是屬於未來,再度齊聚一堂的樣子。
這也許是一種暗示。

劍橋一年的生活是非常美好的,
我享受了我在台灣一直盼望的單純日子,
只純粹為一件事努力,
簡單的人際關係,幾個好友,在疏遠與密切之間的社交圈子,
無限多的空白與獨處,自由的安排時間。
同時也有難過的、孤獨的、沮喪的點綴在時間與時間之間。
我也該走了。
我想回去和家人們一起生活,一起為了錢努力,
一起工作。一起不管做什麼事,
都比一個人在外面享樂更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