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是我見過寫的最好的劇本。
也許不是客觀上,也許正如劇本所闡釋,判斷本身也是一項難解的謎。
正如「一百口書釘」揭露了我的質疑,
「哥本哈根」為這個質疑寫下了一個永遠無解的問號,以及從此終結的句號。
成為我生命裡很重要的隱喻。
我無法描述好這一個複雜的劇本。

三個已逝的亡魂:海森堡、波爾、波爾之妻,
在死亡的世界裡企圖解答關於那次在哥本哈根的會面。

海森堡與波爾,學生與老師,同時也是忘年之交,因為二戰而身處於敵對的陣營。
海森堡當時正為希特勒的科學團工作—以科學之名製造核彈的工作;
而波爾則與同盟國科學家們—另一批核彈研究者—關係緊密。
為了避開被監聽,兩個人散步至戶外。
不到十分鐘,波爾非常憤怒的回來。會談結束。
海森堡沒能為希特勒製造核彈;
而波爾則投入同盟國的核彈計畫。兩顆核彈在廣島和長崎結束了二戰。

但「哥本哈根」之謎,並不是會談的真正內容是什麼,
很快地,我們便知道海森堡在那段會談裡向波爾透露了他們正在進行的研究。
真正的謎題是:海森堡為何而來?海森堡究竟想說什麼?目的是什麼?
三個亡魂在真實與回憶之間不斷衝擊彼此的判斷與情感。
究竟是:海森堡無法突破製造核彈的科學問題,而來向波爾請益?
或是:海森堡是希特勒派來,探訪同盟國的核彈研究進度?
或是:懷著科學家沉重的罪惡感,海森堡希望透過與亦父亦友的波爾面會,
而得到道德上的原諒、解脫;或是責備、阻止。
或是:海森堡要暗示波爾,和他一樣秉著科學家的良知,
暗中不讓雙方的核彈研究成功!?

故事推衍至此,責備與被責備的角色全然對掉。
會面後投身到同盟國的波爾,雖不是核彈計畫關鍵的科學家,
卻也推動了它的誕生。
究竟海森堡為何而來?
「哥本哈根」給不了答案,而海森堡自己也給不了答案。
當目的/動機/情感都透露著矛盾跟不確定時,
我們如何判斷?如何知曉?並且揭示「真理」?
而海森堡本人最理解這個道理,
因為是他告訴我們那個企圖揭露宇宙真相的科學,
其實建立在測不準原理之上。

沒有答案,可是現實卻是直接而殘酷的。

我在尋求屬於我的答案的過程裡,
總是被拉扯在絕對與相對之間,量與質,主與客之間。
日子一久了,我已經忘了我在尋求一個問題,以及這個問題的答案,
只是想在被說過的可能性外,說出另一個沒人說過的可能性。
說出來又怎麼樣呢?
我相信嗎?我相信什麼呢?
在這之間,我還得忍受天份不足以致於只能重覆別人的話語。
我們真的是需要一個簡單而明瞭的答案或是解釋嗎?
我不想揭露什麼直接而殘酷的現實了。
我想要活在那個現實裡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