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洞館再見

稍早收到鈺錠傳來洞洞館收藏計畫的消息。
一直說要拆卻遲遲未拆的洞洞館,和我一樣,
都要在今年七月跟人類學說掰掰了。
應該要很悵然的,卻有種我們都要開始往新的方向前進,
一種新鮮的氣息。

我想今年是屬於終結跟新生,民國99年,
兩個9,遇9似乎不是好事,卻又可以解譯為長長久久,
即便活著的方式不變,只要態度改變,生活也跟著變動了吧。

這段路真是漫長,
對我來說,不純然只是結束讀書,結束一種生涯方式,
而是結束了一個長久以來拖行著前進的自己跟記憶。

大學時代。很長一陣子我非常厭惡自己,同時也厭惡著和別人相處的自己,
知識上的衝擊、情感上的轉折、人與人關係的碰撞與不碰撞,

我清晰記得我在上完家教時,
在阿甄家禁不住大哭起來的畫面,
我說,
大家都討厭我,
我也討厭自己,
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卻又要對我這麼好,
這讓我更討厭自己。
現在想起來簡直像是被雷打到一樣,不知道那些念頭從何處滋生了出來。

常常覺得孤單,
家人們總是分隔著。
總是會禁不住想到失去。
身體也壞掉了,
總是在胃痛,總是在失眠,
總是月經不來,
但腦袋卻異常清楚。
在交雜著人類學自我盤問又尖銳的反抗性格裡,
我卻如此想要和人群相處,和自我相處,而非質問。
我其實沒有迷失,或許迷失還好一些。
設定好的目標跟規則,
總是一步一步達成了。
走進自己設下的陷阱後,我自己把出口重重的關上。

終於最後在英國的這一年,讀得最開心的一年,
我明確的感覺到這是結束。
也許早就有預謀了,彷彿我在離開前,便已經停掉電話,
割捨許多屬於跟積欠,
一步一步鋪陳到今天。
現在我只能帶走洞洞館的一角,
如同我只能帶走打包好的記憶一樣,
它們都不再屬於當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