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計劃之外

從桃園機場起飛時,計劃的是一場瀟灑的離開。北京新航站很氣派,卻坐落在灰濛濛的空氣中,作為一個離開與前往的中介,好像愉愉抹上了情緒。我是這麼熟練地辦理落地簽、寄存行李、搭車、行路,準備在青年旅舍躲上一個夜晚,沒想到連線網路得到的第一個消息,竟然是不飛了。
不飛了,即便妳已經做好身體的以及心理的準備,即便開始已經架在弦上。


被打亂計劃的無措與焦躁,我想著要帶回去好好寫完的報告,要來拜訪的朋友,要處理的田野資料,要聯絡的老師,要把我的決定帶回去好好地結束的課程。這些該怎麼辦呢?電視畫面裡老是有的滯留畫面頓時浮現眼前,機場的浮燥與無助,當只該留一個晚上成為了好幾個好幾個不明確的晚上,我忽然發現我的輕裝行頭根本不足以應付生命裡突如其來的意外。計劃的瀟灑其實很不瀟灑。

還好這幾年來我學會了求助。還好我有一群平常只會打屁夜遊,一有意外卻意外可靠的朋友,所以我很厚臉皮的住進了朋友的朋友的家。朋友的朋友,最後自然是朋友了,極其大方的供我吃供我住,這段在北京的日子竟然(又是很意外的),成為我這一年來最奢華的日子。

可是北京好冷。我可是準備好要回英國過夏的,行李裡除了書、資料,也只有那麼薄薄少少幾件夏衣。台北與北京的溫度、溼度反差過大,也算是讓我吃了一些苦頭。我的薄臉皮,至今仍是多處乾燥地脫著皮。

我在焦躁著我寫不好的報告,同時之間,在北京旅行起來。走逛胡同,沿後海散著步,吃著乳酪,濃濃的奶香,如果這不是卡在離去與前往之間,那就太好了。這樣當我吃著美食看著民俗演出時,也許不安的感覺會縮小許多。我可是得到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在北京玩耶!

雖然不安,依照慣例,我還是找了個劇場去看。國家劇院實在太豪華,光是踏入大廳,心裡想要擁有一個劇場的奢望又燃了起來。可以經營這樣的劇場該有多好阿。這次看的是著名劇本「哥本哈根」。這個劇本寫的真的非常好!一層一層往上舖去的情緒與疑惑,說的是「科學」,卻把「科學」裡的「人」活生生地剝開了。可人哪有那麼簡單,所以愈剝愈迷惘,愈剝愈不客觀。三個演員都滿到位,雖然主角吃了幾次螺絲。光是踏入國家劇院,看了哥本哈根,這趟意外都值得了。

不過不能就這樣打道回台,還是要去爬長城。前些日子我已經貼了爬長城的過程。那是個很過癮的經驗。正因為是一個人,所以特別特別的過癮。彷彿天地之大,妳卻只有一個簡單而明確的目標:前進。毫不畏懼的前進。

我也逛了故宮、吃了烤鴨、小肥羊、逛了西單。最後把報告寫完了。穿插在停滯的不安與旅行的喜悅間,整整七天,硬是等了下來。直到飛機離地前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夠離開。但我很高興我回來了。劍橋的春天這麼美麗,好久不見的藍色天空,開花了。室友們熱情的歡迎。我回來迎接春天以及一個階段的結束。不管我又會如何逼迫自己,我想要好好的畫這道句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