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

3544545_z1c2eur_l

這幾天總是在焦慮中假裝微笑的渡過。
不想給朋友製造出緊張的感覺,
所以彷彿很自在,很無謂。
朋友人很好,前幾天帶我走了走些地方,
看了看老胡同,並且每天都被餵以大餐。

昨天去爬了長城。
因為朋友要上班,所以一個人出發。
前晚先坐了四個小時的慢車到長城腳下的一個小鎮,
火車悠悠晃晃,我也以為我是悠悠晃晃。

車上大哥都特別照顧我這個台灣來的小女孩。
兜售著康師傅各種食品的大哥,每經過我就坐下來和我聊兩句。
他說他有個台北的網友。

我在古北口下了車,徐老闆已經用宏亮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
李梅君!李梅君!
我從最後一節車廂蹦蹦跳跳地下了車,
大哥從車子裡探出頭來大喊回去:那個台灣的小姑娘在後面吶!
徐老闆一路點著他所謂的”燈籠”引著我回了他家。

那個晚上,只有我一個準備明天爬長城,
中午吃得奇怪東西開始發了酵,
先是吐了,半夜又起來拉肚子,
躺在還有電暖墊的床上,我愈來愈不懂我怎麼會一個人身處在這樣的狀態裡?
第二天早上倒是精神百倍,真奇怪,雨卻開始下了。
好像就是不能有好運是吧。

下著雨的金沙嶺,有點殘缺的城牆,沒有人的星期一,
有些台口我以為我會被風吹偏了,
卻安然抵達下一個烽火台。
還好沒有人。我覺得我爬得整身狼狽,
可又很喜歡那個狼狽的,只為了前進的狀態。
我沒有好的配備,到北京才買的長袖、一件薄外套,
長版黑大衣,外面還套上一件雨衣。
混搭得太好笑。姿勢也常常很好笑。
雨太滑。上上下下的長城道裡,我有時左腳跨到右腳前,
有時候手跟腳一起來,
有時候像個受驚的小羊緊抓著只剩小小一節的城牆。

但是爬得很爽。
廣邈的大陸。城牆在修與不修之間的斑駁。沒有人。始終沒有人。
最後我竟然兩個半小時爬完號稱要四個小時的路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