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各答

4434896_qidsna1_l

意外在志工版上看到這篇文章,心裡真是五味雜陳阿。
現在回想起來,從決定到出發,從一個人到兩個人,從台北到加爾各答,
我們始終沒有想發揮志工的大愛精神。
別說是去幫助誰了,那一個月,像是去生活又像是去旅遊,
更是到一個陌生環境裡去認識自己。

這樣的心態讓我很矛盾。
一方面,我並不相信那種自以為幫助而展開的短短旅程能帶來什麼,
另一方面,彷彿我不過去消費一些什麼,消費一些比我不富裕的孩子,
消費某種比起來(從來也只有相對可言)更”可憐”的世界。
但看著拉茶爺爺,看著crawl的小孩子,
我卻從沒有放入同情心去可憐什麼。也許我還是個outsider吧,
我只看到他們的可愛。

志工版上的文章引發的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究竟,當地需要一個來自不了解當地文化的外人,教導這群孩子什麼?
一群一個月來來去去的人們,用自己國家的方式,
永遠在教著加減乘除,然後無法延續,
這樣的教育意義是什麼?
開放國際志工難道本身不就是一種噱頭、一種策略,
一種吸引更多金錢援助的可能。 因為,很殘酷的,
他們最需要的從來是學校的場租,聘僱Bobby、Bina等等人的費用。
價值究竟是什麼?而人類的力量又能夠做到什麼?
什麼才是真正的幫忙?需要幫忙嗎?
什麼才是真正的理解?

他說的有些話我是贊同的。不論志工能做到什麼,
至少該有心,至少要有尊重。
我也認為CRAWL在制度上並不嚴謹,
所以我們去的前一個星期,幾乎是自己在摸索要教什麼。
但我不喜歡他已經把那個地方貼上了”需要被幫助”的標籤。
不喜歡看見的只是髒亂擁擠,彷彿本身來自一個全然不同的文明社會的姿態。
我覺得住得很好阿。當然有停電、有蟑螂、有熱不起來的鍋子、沒熱水的浴室、
半夜像嬰兒哭泣的號叫、打不完的蚊子。
但人的生活不也一樣吃喝拉撒睡了。

究竟我們需要什麼?
說起來只會發現自己很糟。
因為在印度發現了國際志工的弔詭,才決定回來做台灣的長期志工,
可是卻因為山上複雜的情勢,而退卻了。
簡言之,大概都只是為了exotic的感受吧,
當真實面對到社會、經濟、結構的問題時,我始終無法像馬美志工一樣,
全心全力的付出。全心全力的去認識。
說大話真的比較簡單。

我從印度,其實沒有學到什麼。
只是看到更多的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