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

4437099_si9htdl_l

我們唯一知道自己的任務是,教小孩。
至於是怎麼的小孩,多大多少,教什麼,教怎麼樣的程度我們並沒有一丁點概念,
只不過是兩個一點專業訓練都沒有的偽老師。


一開始教書這件事對我來說挺有壓力的,
也不是因為沒有帶小孩的經驗,或是教書的經驗,
營隊、家教、補習班,帶我來說也該算是稀鬆平常,
但一想到要用英文教學,覺得腦袋都要打結了,
怎麼還有辦法教書。

可是煩惱真的是多餘的,第一天上課我就知道了。
倒不是因為我發現自己英語的口說能力有多好,而且我發覺,和小孩子溝通,
很多時候不是語言,是眼神、語氣、動作、姿態,
是某一種彌漫在你跟孩子之間的頻率。
和這些我們無法以正常語言溝通的孩子,反而能夠有更真更好的交流。

這大概是我在crawl最大的收穫,發現語言反而是種阻礙。
因為用英文跟人正常的聊天之於我實在不容易,
加上身邊又有一個英文非常好的伙伴,
無形中溝通的壓力愈來愈巨大。
而即使是伙伴,在一個月朝夕的相處裡,我也漸漸模糊了什麼是真正的她,
以及真正的我。
我時常在說錯話,從各種意義來說都是,
也時常在猜測別人語氣表情背後的含意,
因為空白時間太多,胡思亂想的時間也變得無比巨大。
但這些都扯太遠了。

我們每個星期三到五上課,早上六點到八點之間。
在陽光才悄悄露臉,還算涼爽的加爾各答,五點鐘,
吃一片很小而且很不紮實吐司後起程。
這大概是街道上最寧靜的一刻了,沒有喇叭鳴響不停(只有此起彼落),
沒有放眼望去難以計算的人群,
只有一家報攤(是報攤吧?),總是在開始營業後大開音樂,一點也不在乎這是清晨五點。
(或許很難在這個小鎮找到一個真正寧靜的時刻吧)

從志工公寓到學校只有五分鐘的路程。
總會有一兩個孩子已經在學校,穿著他們永遠的粉紅制服,等待我們。
等孩子人數漸漸多了,他們會站在教室的一角,
排著隊,由較大的孩子帶領,吟誦起國歌。
最後一句我永遠記得,彷彿是”加油”的諧音,
有一種為什麼比賽加油的指定歌曲一般。
這大概是孩子們最有制序的一刻吧,
下一秒,七手八腳的搬桌椅拿自己的筆袋,其間混雜打鬧嘻戲,
真好,真不愧是孩子,瞌睡蟲都被驅離了。

孩子被依年齡跟程度分為三組,
我教的是中班的英文與大班的數學。
我們每天都花費很多的時間準備這些教材,但老是覺得沒三兩下,
準備了半天的東西就上完了。
天阿,我們一直在讚嘆老師真是一個偉大的職業。
每天都要準備充分的耐心與愛心,
削磨了一個早上後,又必須回去好好recharge。
這些孩子絕對跟台灣的學生不同,
台灣學生不愛發言,這裡的孩子卻一直auntie,auntie不停的需要你的注意。
只是注意而已,很多時候,他們一點問題也沒有,
這就是他們可愛的地方,卻也是好累人好累人的地方。
英文課還好,大家一起做活動、比賽。
但數學課寫題目時,當七八個小孩同時間都要你過去看他們如何作答、是否作對時,
哇,我現在真懷疑我那時怎麼會有耐心面對這些的阿?我已經記不得了。

他們為什麼可愛,為什麼讓我這麼念念不忘,
或許就知道這些孩子真的很愛很愛撒嬌,很需要很需要任何人的關注與贊同。
當你在考卷批上「Good!」,你應該看看他們興奮的樣子,
然後所有其它孩子也會拿著他們的考卷要你寫上同樣的評語,good。

4437098_7n2ibzy_l

 

Advertisements